新聞資訊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圖1

南京哈雷舞臺設備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25-85524589
演出公司:南京鼓樓區黃家圩41-1號
手      機:18651876810岑經理     工程公司:珠江路華海大廈 4F21                     13451935352 岑經理
媒體報道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媒體報道

民營音樂劇團市場不成熟,創新成本高

發布日期:2017-06-12


 2017年3月起,“原創華語音樂劇展演季”在上海唯一為音樂劇打造的專業劇場上海文化廣場上演,這已經是上海文化廣場第六年舉辦該活動。除了國有劇團的劇目,近幾年,一些民營音樂劇團也時有佳作入選。

  在音樂劇專家、上海文化廣場副總經理費元洪看來,民營劇團做原創音樂劇很不容易,他們面臨的最大困難在于市場不成熟,創新成本非常高。

  費元洪告訴《瞭望東方周刊》,做原創音樂劇展演季,他們常常為無劇可演而發愁——第一年只有一部作品《斷橋》參演,后來幾年一直維持在三四部。2017年,情況有所好轉,他們從15部作品中挑選出了7部。

  “一群有活力且對音樂劇充滿熱情的年輕人”,這是費元洪對民營音樂劇團的印象,“但他們往往也面臨嚴峻的生存壓力。一兩部戲做壞了可能就沒有了,人就散掉了。”

  民營音樂劇團繆時文化創始人張志林對此深有感觸,他覺得他們正經歷著原創音樂劇的生死博弈,“重要的是先活下來。”

關鍵詞:愛情、青春、正能量

  題材的選擇,往往是民營音樂劇團做原創音樂劇的第一步。

  幾年前,著名音樂教育人金復載創建的高瞻音樂劇團就曾遭遇2年多未能有原創作品的尷尬。一些劇本出來很快就被否定掉,“不符合市場(需求)。”金復載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

  在“原創華語音樂劇展演季”中,多媒體音樂劇《因味愛,所以愛》是頗受歡迎的一部。全劇以美食為線索,勾畫了愛情中的都市年輕男女,面對記憶中的味道和未來的誘惑,彼此會如何作出選擇。這部劇的靈感來自于繆時文化創始人張志林的個人經歷。

  張志林是音樂人出身,還曾在電臺做過美食節目。他告訴本刊記者,愛情、美食這些接地氣的主題,通過音樂劇的形式來表現最合適不過,很容易引起觀眾的共鳴。而“炒股被套牢”“人民公園相親角盛況”等當時的熱門話題也在一次次的討論和嘗試中被加入到劇情里,成為亮點。

  與《悲慘世界》這樣的經典劇目相比,這部原創音樂劇緊貼都市生活的特點得到了觀眾的認可,有網民在觀劇后評價:“現場互動環節設計得非常巧妙,圍繞大家都懂的‘相親’問題,所邀請的觀眾‘配合得天衣無縫’;‘菜場買菜’的每一句都在挑逗我們的笑神經,還有美食節目主持人‘東北大妞兔兔’、處處‘運作’的經紀人……都讓人忍不住拍案叫絕。”

  從事過多年演出經紀工作的孫峰,在原創音樂劇的選材上則另辟蹊徑。孫峰于2012年組建了專注原創音樂劇創作的安可藝術團,2013年上演的《我在你的未來》是他們的第一部原創音樂劇作品,講述的是現代都市青年在職場中的工作心態、生活中的情感碰撞等。最特別的是,劇情中植入了關于“獻血”的愛心題材,讓這部劇具有了公益性質。

  “原創音樂劇入手很難,我們不想輕易嘗試,更不想失敗。”孫峰告訴《瞭望東方周刊》,在最初醞釀劇本時,他們曾考慮過戰爭、家庭倫理、上海風情等各種題材,但發現這些“很多人做過,也不能喚起什么。”

  當時,孫峰想起自己10年前做過的無償獻血公益活動,發展至今宣傳模式卻越來越陳舊。“如果能用音樂劇這種更貼近年輕人的形式作為突破口來宣傳義務獻血的重要性,也許能收到更好的效果。”孫峰說。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鮮少有人涉及的題材。

  孫峰的這個想法很快得到了上海市血液管理辦公室等單位在資金和專業指導等各方面的支持。

  與前兩家民營音樂劇團聚焦現代都市題材不同,新繹劇社則從中國古典經典中找尋到了自己的第一部原創音樂劇的靈感。這部名為《搖滾·西廂》的劇,以《西廂記》為原型,結合當代人的視角對崔鶯鶯和張生的愛情故事進行了新的解讀。

  2016年,繆時文化的新劇《律·詩—雷經天》上演。同年,安可藝術團也推出了他們的第二部原創音樂劇《致命咖啡》。而新繹劇社的新劇《隱婚男女》也將在2017年9月首演。

  雖然側重點各有不同,但愛情、青春、正能量這樣的關鍵詞,似乎已成為這幾家民營音樂劇團在選擇原創音樂劇題材時共同考慮的要素。

  “國產原創音樂劇須從一開始起,就將主題和藝術的高標,與觀眾需求、市場定位結合起來,即在思想上求共識、在情感上謀共鳴、在藝術上達精致、在市場上獲認可。”《上海戲劇》主編胡曉軍曾撰文指出。

用音樂劇的語言呈現故事

  音樂劇是舶來品。業內人士認為,對于國內剛剛開始興起的民營音樂劇團而言,想要出頭,一是用中國的傳統文化錯位競爭,二是中西合璧,但無論哪種,前提都是要將音樂劇這種藝術形式消化吸收。如何用音樂劇的語言來呈現故事,是年輕的音樂劇人遇到的一大挑戰。

  一個顧慮是觀眾能否看懂劇情,因此,新手編導往往在初稿時花大量時間做鋪墊,結果造成劇情冗長。

  《因味愛,所以愛》的導演陳天然是第一次獨立執導音樂劇。她對本刊回憶,創作時“存在很多的吃不準和不確定,比如觀眾喜歡什么樣的音樂風格、一部劇演出多長時間觀眾可以坐得住,等等”。

  安可藝術團在排《我在你的未來》時,因為經費緊張等原因,外聘來的編劇導演團隊在創作伊始就向孫峰建議,將投入成本高且沒有把握的音樂劇形式改成實操性更強的音樂話劇。

  “在我看來,話劇在當時的確很流行,但這種全用對話體的方式,對于表現這部劇的主題,并沒有音樂劇有感染力,所以在我的堅持下還是做音樂劇。”孫峰說。

  但第一版劇本寫出來后,孫峰并不滿意。編導組既想體現獻血的奉獻精神,又想充分展示音樂劇的特點,起初劇情構思非常復雜,用大量篇幅直接體現無償獻血治病救人的情節,氣氛太壓抑沉悶。“雖然是公益的主題,但是如果都用一些直接的喊口號式的呈現,如何能吸引觀眾?”

  最后,主創團隊決定從愛情故事切入,引出無償獻血事件,從而實現“軟著陸”。

  在創作禁毒題材的《致命咖啡》時,孫峰有了經驗,剛開始就給主創團隊提了兩個要求:一是要在劇中回答這樣的問題:為什么明明知道是毒品,還有人愿意去吸食;二是要減少直接謳歌公安干警光輝形象的橋段,而多用義工、志愿者的故事來感染人。

  新繹劇社在創作過程中摸索出了獨特的方法。在《隱婚男女》創作過程中,制作人與主創團隊在創作到一定階段之后會進行工作坊的排練,目的就是檢驗一下前段時間創作的成果,同時可以做一些市場活動,收集觀眾的反饋,這也是對投資人的階段性工作匯報。

  “工作坊呈現出來的是片段,比較短小精悍,發現問題還可以及時修正,這點有別于中國原創音樂劇的傳統做法。”新繹劇社宣傳負責人馬倩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讓舞臺更有“技術含量”

  相比電影而言,音樂劇消費并不便宜,費元洪將之視為“文化輕奢品”。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種“輕奢品”期待更好的舞臺配置,比如更具科技含量的燈光和舞美。

  《因味愛,所以愛》中,有一場戲是兩個男主角互相較勁。“我們就用了開賽車的方式來呈現兩個男主角之間緊張的情緒。看起來特別‘燃’。”陳天然說,這是用富有沖擊力的視覺形式來表現劇情。

  在《致命咖啡》中,安可藝術團也在嘗試更多元化的舞美效果。比如,為了讓觀眾感受到吸毒后的迷幻效果,特別訂制了液壓裝置,使舞臺可以升降旋轉。

  張志林最近在琢磨的是,將全息技術引入音樂劇。

  這種360度全息投影成像技術,打破了以往視頻影像與戲劇內容“兩張皮”的現象,讓全劇的敘事影像得以更自然、有機地導入劇情。國外音樂劇對此已有嘗試,在中國卻并不多見。

  2017年7月,繆時文化出品的首部全息音樂舞臺劇《龍》即將上演。據張志林介紹,舞臺上的標配是14.2頻道環繞立體聲音響,270度環繞屏,一些穿越古今的探險旅程用全息技術呈現,會讓觀眾有如身臨其境。

  “未來,只要設定好多媒體技術參數,帶一兩個演員和一個硬盤,就可以把音樂劇搬到各個城市。這將大大降低音樂劇的制作成本和觀眾的購票成本。”張志林說。

打破固有觀演形式

  場地是民營劇團的另一大攔路虎。“租一個小劇場4萬元,中大型劇場10萬元,得賣多少張門票才能回本?可觀眾還是嫌貴。”有業內人士表示,如果一個劇團不能形成常駐劇場的演出模式,又沒有合適的贊助商,僅靠票房難以收回成本。

  張志林最初做《因味愛,所以愛》時曾明確該劇的大劇場定位。但在2016年初,張志林接手了一家位于上海靜安寺附近的新餐廳。考察了這里的環境后,他萌生了將《因味愛,所以愛》搬到餐廳演出的想法。

  現在,這家餐廳已被打造成音樂劇主題餐廳,《因味愛,所以愛》《音樂廚男秀》《魔法小鹿》《瘋狂約會》等“邊吃邊看”系列都市音樂喜劇已輪番在這里上演。

  “過去大部分的演出劇場都是鏡框式的,而在餐廳,能有一個與觀眾更貼近的空間。何況《因味愛,所以愛》本身就是講餐廳的戲,兩者非常契合。”在張志林看來,“邊吃邊看”顛覆了傳統舞臺劇的固定觀演形式,不再是單一舞臺、固定畫面,取而代之的是將舞臺置于8個大大小小的真實場景空間。

  在這里,食客不僅是觀眾,也是這個演出的組成部分,身邊不時有具備服務生和演員雙重身份的人來回穿梭,一幕幕精彩的故事也就在其中上演。這種沉浸式的演出讓觀眾投身其中,從而有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獨特體驗。

300元左右的票價,能讓食客們在享用豐盛自助餐的同時,欣賞到一場高水準的音樂劇演出,他們覺得并不虧。在張志林看來,這既解決了大部分的戲劇迷下班晚、交通堵、經常為了看戲而挨餓的問題,又可以吸引一大批從沒有看過音樂劇的人,從而解決觀眾導入入口的問題。

打平就是贏

  “現在的音樂劇市場,演出團體絕大部分屬于國有,劇場95%以上也是國有的,所以大部分演出并不按市場方式走。一部純靠市場運作的原創音樂劇想要盈利是非常困難的。”費元洪坦言。

  與其他劇種相比,音樂劇的投資相對更大。因為演出的過程中還要不斷進行修改和復排,“這都是相當燒錢的。”孫峰說。

  據張志林透露,繆時文化的《因味愛,所以愛》制作成本在300萬元左右,《律·詩—雷經天》也有200萬元左右,資金均由張志林自籌,但到目前兩部劇都還沒有實現成本的完全回收。

   “此次展演季在文化廣場演出4場,2000個座位,我們其實很有壓力。80元的公益票,收支勉強打平。但是目前對我們來說,打平就是贏。”張志林說。

  《我在你的未來》則采取機構共同投資的方式,據孫峰透露,自2013年演出至今,已基本收回成本。

  而馬倩認為,音樂劇的經濟收益不能只盯住票房這一塊,抓好衍生品和衍生效益的開發,是音樂劇產業化的標志之一,也是一個劇目收回投資、賺取利潤的重要途徑。

  比如,《搖滾·西廂》的服裝造型為新繹劇社原創設計,其設計原則是既能在T臺上走,也能在逛街的時候穿。而當音樂劇IP真正形成后,互聯網產品、影視作品的開發也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文章關鍵詞:
工程案例
五子棋吃子的下法